【名家】拜訪著名書法家沈鵬先生

來源:    發布時間:2016-10-22

 

 

  最近,我有幸拜見了前來鄂爾多斯市參加”藝術沙龍”活動的當代著名書法家,前全國文聯副主席、書協主席的沈鵬先生,并向他就書法方面的問題進行了請教,就我本人書法的創作親自接受了沈老的指導。那天,我和鳳鳴先生輕輕敲開沈老下榻的住處,他客氣地請我們進了房間,通過和沈老短暫的接觸,他給我留下了難忘而深刻的印象。

  沈鵬先生是當代知名大學者,著名編輯出版家,著名書法家。出生于江蘇江陰的書香門第,幼年受家庭的熏陶在書畫和詩詞方面就受到良好的啟蒙教育,他本來是多年從事美術編輯出版工作的,但卻在書法藝術上的成就最高,他的書法藝術風格成為當今最有代表性的書風,是我國當代獨樹一幟的大書法家。 

  那天初見沈老,他面容清瘦,精神矍爍,銀絲般的頭發頗富有藝術家的氣質,使我不由想起蘇東坡”腹有詩書氣自華”的詩句。因為我們是慕名而訪,鳳鳴先生主動把我和他介紹了之后,沈老和藹的請我們坐下,并與我們親切的進行了交談,他的謙遜隨和令我們十分感動。我們各自介紹了從事書法藝術活動的經歷,并拿出各自帶的書法作品請沈老指點,沈老仔細端量后毫不保留地談了自己的看法。當時我給沈老出示的書法作品是兩條橫幅。一幅是李白詩《心中問答》:"問予何事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知,桃花流水杳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另一幅寫的是陸游詞《漁家傲·東望山陰何處是》。沈老看了我的字后說“好,挺好”!他看了喬鳳鳴先生的書法后,就蒙文書法和漢文書法的有機結合,談了他的看法。沈老還高興的給我寫了“藝無止境”四個字,意在鼓勵我持之以恒、不斷追求進步,并給我贈了由他題寫的書名的《藝術沙龍》的畫集、畫集的封底也是他的書法作品,他隨手題了“文平君留念,沈鵬戊子”幾個字送了我。

 

  沈老的學識淵博給我留下了難忘而深刻的印象。在交淡中我忽然提到沈老前幾年在山西太原采風時所書由自己創作的“四寧四勿賞真山、五合五乖思虔禮”的對聯時,沈老表現出由衷的高興,不斷地點頭稱"是",因為這是用古代兩位著名書法家和書法評論家的書論觀點鍥成的十分對狀的對聯,書法更是雄渾拙樸,我想沈老應該是記得十分清楚的。當鳳鳴先生出示他的書法作品“八駿”讓沈老點評時,我不由得又想起當年在”神舟六號”升空時其中載有沈老的一幅書法作品,書法內容也是他本人創作的詩,其中有“神洲多奇事,六駿勝昭陵”的句子。我提起這個事情時,沈老連說“是”、“是”,并介紹了他從”神舟六號”聯想到唐太宗墓前的”六駿”浮雕的創作過程。沈老既是著名的書法家,也是功力非凡的詩人,我看過他的好多詩,他的詩往往深刻而富有文化內涵、詩聯中引經據典、信手拈來,可見他的學識的淵博。他的書法內容好多是他自己創作的內容,可以說做到了形式和內容皆由己出的書法藝術和諧統一的美感,這一點更是值得我輩深學的地方.從他深厚的學識中我由衷感到沈老的書法之所以成為當代書法同仁十分推崇的原因所在了,可以說沈老的書法藝術也是他博學多思的集中反映.和我與鳳鳴先生同時拜訪沈老的還有我市當地的書畫愛好者閆瑾女士,她也被我們和沈老談話的氛圍所感染,也流露出求沈老給她題幾個字的想法,于是,鳳鳴先生給沈老介紹了小閆,并請沈老給小閆寫幾個字,沈老笑微微地詢問了她的名字和有何愛好,當聽到小閆的名是單字一個”瑾”時,當即寫了“懷瑾握瑜”四個字,從這四個字中我感到沈老的思維敏捷,記憶力驚人,拜見完之后,我有意從網上調“懷瑾握瑜”的出處,才知是屈原的楚辭《九章懷沙》中的句子,“懷瑾握瑜兮、窮不知所示?”,原來是比喻具有高尚品德的人,沈老把這樣意思的詩句送給喜愛書畫的小閆瑾也是很恰當的。

  這次能拜見到沈老并親自接受沈老的指點,對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沈老的指導、啟發我是受益匪淺。沈老的書法我可以說學了二十余年。在堅持研習傳統書法同時,當代書法家中,沈老對我的影響是最深刻的,在《書法報》上我曾經看到有這樣一句話“沈鵬先生被公認是當代對書法藝術理解最深刻的人”。這句評語,我想是從沈老的創作中以及書法理論著作`書法講授和當代書法界權威人士的評價中提煉出來的。趙樸初先生曾經在為沈鵬先生出版的《當代書法家精品》(沈鵬)題詞時,趙老沒寫別的內容,而是寫了古代著名書法評論家孫過庭<<書譜>>中論書法的一段話,即“觀夫懸針垂露之異,奔雷墜石之奇,鴻飛獸駭之姿,鸞舞蛇驚之態,絕岸頹峰之之勢,臨危據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輕如蟬翼,導之則泉注,頓之則山安……信可謂智巧兼優,心手雙暢” ,這段話應該是論草書的最高境界的,趙老用來為沈老的書法集題詞,可見趙老對沈老書法藝術的高度認可。沈老現已是78歲的高齡,但他的頭腦清晰,我從中理解了古人"心常用則活,不常用則滯"這句話的內涵,沈老一定是善于學習、勤于思考、敏于創作從而保持擁有一個健康體魄和靈敏的思維的,在當今提倡終身教育的社會背景下我覺得他老人家正是“活到老學到老”的典范。在拜見沈老快結束時,我向沈老請教,自己的書法以后應如何改進和提高時,沈老微微一笑說:“以后在創作上要注意用筆上的提按和粗細的變化,這樣你的創作效果會更好”,我把這句話深深的記在腦海里,做為我今后改進的方向。

  和沈老交談了近四十多分鐘,聽他說下午還有活動安排,我們便知趣的告退,沈老高興地和我們合影留念,并把我們送出房間,與我們握手告別。從沈老住的房間出來,我記起了八八年去通遼出差時,返回北京游覽時,在北京的一個新華書店我有幸買了一本沈鵬先生的《沈鵬書杜甫詩二十三首》。對這本集子我看后愛不釋手,從此對沈鵬先生的書法十分喜愛。后來我在臨寫傳統書法碑帖的同時,對沈鵬先生的書法也進行了長期的學習和研究,先后利用出門之機購到了他的書法集子《當代書法家精品集》(沈鵬)、《沈鵬草書前后赤壁賦》、《沈鵬書法選》,平時在報紙上、雜志上凡是看到沈老的作品我必剪輯或復印,所以,我對書法藝術的喜愛和創作受沈老的影響是深刻的。近幾年我通過書信的形式與沈老也有所交往,沈老很謙遜,總是以贈書的形式對我予以回應。其中,他給我贈送了他的書畫評論《沈鵬書畫談》,通過我深入的學習和品讀,從沈老對書法的鑒賞作品中汲取了不少的營養,可以說,當面接受沈老的教誨和指導是我的夙愿,但一直沒有機會付諸行動。這次欣聞沈先生親臨鄂爾多斯市參加“藝術沙龍”活動,于是利用沈先生休息之時,冒然與鳳鳴先生拜見了沈先生,真是“百聞不如一見”。記得沈老曾在他的一個書法集子上有這樣一句話:“筆墨當隨時代,書家本是學人”,這句話我想應該也是他創作的指導思想和藝術家如何做人的觀點寫照,沈老高尚的言行,豐厚的學養和對藝術的執著追求,永遠是我學習的榜樣。

 

  秦文蘋書法作品 

 
        
        
        
        
        
        
        
        
        
        
一分pc蛋蛋计划软件